我提出兩個題目,第一個是剛剛邱委員有提到,但是,我講的是更通盤的題目,因為,我知道在整體的行政組織運作上,一直都有人事及預算的問題,也因此,很多改革在碰到這個問題後,做不下去。我們今天在這裡開國是會議,最後很多事情該怎麼做,都事涉人力與預算,回頭說沒人沒錢,那所有的討論都白費了,所以,這個題目要列在哪裡?另外,我很高興剛剛聽到邱委員提到監獄改善計畫,這也是我原本要發言的一點,就是監獄及看守所的分立,這個題目未列入整理表,過去談到的時候就牽涉到人力與經費預算,因為要增加監獄,要分開就要找地找人,沒人沒錢那就不必談了。我很高興現在可以談這件事情。但這其實是一般性的問題,不僅在監獄方面要人要錢,我們講的很多題目,例如剛剛講的翻譯,馬上要人要錢,這部分要如何對應?這需要總統的高度,或是行政院的配合。這是我對於通盤性議題該如何處理所提出的問題。

第二,我們把「保護犯罪被害人」放在「人權」這一組,我本來在想,這是不是應該放在「安全」這一組?這裡面會有幾個連帶的問題,一個是,放在「人權」這一組的考量,大概是被害人保護義務的問題,就是國家有保護義務,這個保護義務是對應於被害人的人權。如果是這樣想的話,這個義務是在哪裡出現?我現在看到編號35「犯罪被害人對於刑事訴訟、假釋之參與」列在「人權」,我個人感到好奇。我在第一次籌備委員會議就提到自訴制度的調整或檢討,我們剛剛講到檢察官的負荷過重,其實太多的「以刑逼民」,因為有了自訴制度,助長了「以刑逼民」,檢察官因此要處理很多民事案件,一個案子變成兩個案子,這牽涉到效率的問題,並不只是人權的問題。因為當事人認為,打刑事官司是我的人權,這個觀念本身就有問題。我們的自訴制度在全世界已經是僅見的了。但是,這部分似乎沒有列在議題當中。這牽涉到保護犯罪被害人,因為這裡講到修復式司法,修復式司法要怎麼做?是在起訴前做,或是在審判程序中做?它到底屬於「人權」、「安全」或是「效率」議題?我覺得是需要仔細思考的重要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