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許委員有相同的憂心,但是因為時間緊迫,一定要想出解決的方法。一個是仍由籌委會確定分組議題,所有議題的定性要非常清楚,但因此也較無彈性;另一個是將議題粗略的分到5組中,讓各分組自己去形成議題,並提出解決方案,也就是說,分組會議有比較多的選題彈性。因為我們時間非常有限,所以以上所提,大家要想清楚。再來就是說,剛剛我聽得有點訝異,就是司法院及法務部對今天提出的議題清單還有諸多意見,這完全超乎我的想像。我原本以為,這應該已經是會前就要確定的事情。剛剛瞿副召集人表示,請司法院及法務部再行溝通,我又開始憂心,因為,剛剛聽到院部就議題的意涵解讀,我認為可能有認知上的問題或誤會。例如,邱委員提到編號20「檢察體系的組織檢討」、編號21「檢察官的法律定位問題」及編號23「建議改變現行檢察總長的任命制度與任期」,這三題是連動的,而且非常重要,但是邱委員剛剛所提的建議修改文字,與原意相去甚遠。唯有瞭解當時建言者的本意,才能夠真切知道這個議題該如何處理。事實上,司法院及法務部對於簡化過的標題有解讀上的困難,所以一定要進入原來那些建言內容,才能掌握其講述的重點所在。這件事情一定要趕緊補救。積極的釐清這些問題或建言的本意,這是第一個步驟。

第二個步驟是,如何告訴外界我們是用什麼原則或標準決定議題是否納入國是會議討論,我在目前的分組議題清單看不出標準或原則為何,這是我和蔡委員秀涓共同的憂心。哪些議題應該、需要,而且能被解決?我的建議是,議題要具備「重大性」、「爭議性」及「有效性」。重大性就是重大到一定要經過國是會議討論,如果由我們決定交付分組會議處理,表示是重大議題。剛剛提到的幾項議題都很重大,包括法官、檢察官的評鑑問題。司法文書的白話文問題也是非常重大,不是由院、部去做就可以,它甚至有高度的宣示性意義。有效性是指能夠有效解決。爭議性包括民間及官方的意見不一,例如檢察組織的部分,民間及官方的看法恐怕有很大的不同。爭議性的議題也包括公部門之間的爭議性,或者需要跨部門合作的,這種議題要優先被拉出來,且要儘量將內容具體化、文字白話化。如此,往後我們檢視議題較具標準與原則,比較能夠釐清後續分組會議如何召開。籌委會的分組議題清單如何確定,分組會議能不能夠接受及執行,這些都需要籌委們集思廣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