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找非法律人參與分組會議的過程中,也遇到兩種類型的人:一種是對司法改革有許多建議,因此決定無論如何會積極參與;另一種,則即使有意見,但會擔心缺乏法律專業,難以和法律人討論,因此感到遲疑。雖然司法院會有幕僚協助提供比較白話、通俗的資訊,但對於有意出席的非法律人而言,還是可能會有資訊不對等導致的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