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照模擬憲法法庭的經驗,假設傾向是危險的。所有籌備委員都肩負推薦的任務,就算在推薦的時候儘量兼顧各種可能,如果名單是由籌委會決定,籌委會本身的偏好就已經會有某種程度的影響。所以,如果最後的名單有某種傾向,恐怕也是難免的。只是在推薦截止之前,如果還有一個時間接受公開推薦,當然比較理想,雖然如此最後仍然可能會被說這只是形式,因為籌委在決定時就難免會有偏好。這樣可不可行?有沒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