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大法官好,很感謝各位大法官召開這次辯論庭,我等這一天等了四十一年六個月24天。我不是科班法律人,但我覺得要從最簡單的法哲學來省思判斷。目前在醫學上,同性戀是對的人、正常的人;婚姻是對的事、也是正常的事,對的人要做對的事情為什麼不可以?除非要去證明其中一個是不對的,因為在數學上我只知道負負得正,從來沒有正正得負的道理。專科醫生如果要說同性戀是不對的,他的專科執照應該被吊銷,婚姻在法律規範裡,若有人認為是不對的,同性戀就不會去爭取不對的事情。如果兩個都是對的,希望大法官的審查可以讓我們這些對的人做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