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爭點二,婚姻自由的部分,代理人想要從現行民法婚姻意義說起。古代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性幾乎沒有自己選擇婚姻對象的權利,當年的婚姻講究門當戶對,也賦予女性傳宗接代的義務。現在我們適用的民法,在這麼多年的修正中、透過這麼多號大法官解釋,為婚姻帶來的是自由與尊嚴,我們現在可以自由選擇婚嫁對象,也有權利跟丈夫平起平坐、同等地去討論孩子的權利義務,我們也不會因為無法生育而面臨被休妻,或容忍丈夫納妾的處境。代理人多年來從事家事法實務,看過很多異性戀婚姻中的悲歡離合,也看到很多同志伴侶被拒於婚姻門外的深層恐懼、迫切拜託律師幫忙想辦法保障對方權利的恐懼。有時候我們在想,婚姻的尊嚴和自由如此基本,可是無法理解一件事就是,為什麼這樣的自由尊嚴必須把同志族群排除在外?我們非常珍惜這麼多年來,因為性別平權運動,讓婚姻可以進展到以個人的自由意志為主,我們非常珍惜這樣的自由,這樣的自由沒有任何理由排除同志。同樣的,婚姻價值找不到任何理由,會因為你所選擇的性別對象而有差異,我們憲法第二十二條所談的婚姻自由權利也應該肯定這點。另外有關憲法的社會秩序與公共利益,我們可不可以用另外一個方式理解他:如果我們打開胸懷允許同性結婚,這樣的承認讓同志族群有自我實現的機會,也能讓社會上的異性戀者看見差異,這樣的看見會帶來理解;對於同志族群的理解,可以減少社會衝突,難道不是增進社會秩序公共利益的方式嗎?因此,聲請人認為,允許同性婚姻不會破壞倫理道德,反而現行民法限制了婚配對象的性別,違反了憲法二十二條所保障的婚姻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