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有關台北市代理人所問,修改民法有沒有可能妨礙社會秩序或公共利益,民法機制不是單純就民法而言,是整個社會在數千年,就有關私法上婚姻結合,還有保障家庭跟婚姻這樣的機制,譬如刑法239、重婚、甚至夫對於妻這樣的一個行為,都是相關的機制,所以單純修改民法,其他社會機制是馬上造成衝擊。特別是像祭祀公業管理條例,明定嫁娶婚,毫無疑問是以異性結合來做。所以毫無問題,一定會衝擊到民法外,整體社會以婚家結構所帶來的相關機制的衝突。

第二,簡單舉一個生活事實。過年時我們在家族的祭祖裡面,突然有個長輩問我,將來如果是同性婚姻時,祖先牌位,是要寫兩個都考考還是妣妣?整個家族就為了這個產生了爭辯。同樣情形,昨天我收到訃聞,我們在庶民生活情境裡,要怎麼定位這個是媳婦還是女婿?不論是男男或女女,都會有生活上會產生秩序的衝擊。上禮拜立委也問我這樣的問題,說速度不要太快,因為他們未來參加婚禮要不要稱新娘新郎、男方、女方主婚人。特別是中南部衝擊更大。社會上對於同婚跟反同婚,事實上是還沒溝通,也還沒有達成初步的方向跟共識,若貿然修改,毫無問題,一定會衝擊到社會秩序跟公共利益的。以上。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