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教陳愛娥教授跟劉宏恩教授。請問陳愛娥教授,憲法22條保障婚姻自由,學說上有說婚姻自由對合法婚姻受制度性保障,並且認為同性婚姻允許與否不僅是法律問題,也涉及文化習俗、宗教、政治經社生活等多方面問題,兩位學者著作裡面也有。所以有關婚姻制度內容立法者是否有優先決定權,大法官的解釋是否限制立法者的形成自由?

第二想請教劉宏恩教授,憲法22條規定人民自由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均受到憲法保障,劉教授鑑定意見有提到憲法22條的社會秩序不等同傳統習俗,我們也認同,但是傳統習俗為社會秩序的一部分,他也認為應該合乎憲法價值。只是憲法價值的秩序往往有相衝突的地方,譬如假設今天婚姻自由跟宗教自由產生衝突,跟契約、學術自由產生衝突,這幾者都是憲法保障的價值,到底應該如何兼顧?本案如何透過大法官解釋擴張到同性婚姻,釋憲者如何考量對文化習俗、宗教、政治、政經社會、道德倫理、現實社會秩序影響相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