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婚姻制度,立法機關跟違憲審查機關之間的功能劃分,應該說,如果採取強調婚姻是一種制度,而且憲法保障的就是婚姻制度,如果在婚姻制度範圍中討論,婚姻自由的保障跟相關的平等保障,我個人認為關鍵核心在於,應該先界定、了解,所謂婚姻制度的「婚姻」要如何界定。這個界定的權限,基本上學理來講,如果是傳統制度,應該說,它都有它的制度核心,制度核心其實大法官,我們的違憲審查機關,當然有解釋權限。但是就這部分其實我想各國困難在於,對於所謂婚姻制度核心意涵為何的探討。我在鑑定報告有提到,包括德國學術界,其實也有不同的意見。目前德國多數見解還是把異性結合當作婚姻制度核心的部分,那如果是如此,這地方就被理解成制度的核心,這部分就要受到憲法保障,在這樣的範圍之內,其實就談不上所謂的立法形成空間,立法形成空間是不可以碰觸婚姻制度核心。所以我想如果指的是關於立法機關跟違憲審查機關之間的關係,立法形成自由應該是說在核心部分以外,它自然有關於相關的事物安排空間,這是第一個我想提的。

第二個,究竟何謂婚姻的制度與核心呢?就我看到的德國學術爭議,主要爭點是,要不要把傳統理解的異性婚姻還持續當作是婚姻制度的核心呢?的確也有學者指出,其實雙方相互緊密的結合、互負責任,這才是真正的當代的婚姻制度核心。就這部分其實我在鑑定報告提到,這位學者自己也承認,目前德國的支配性的見解,還是認為異性結合事實上是核心要素。如果問我個人意見,我會認為,這正是爭議所在,若是爭議所在,這部分是不是應該留存一些社會互動的空間,而不是遽然認為某個見解是對或錯,以此為標準認定合憲或違憲。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