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如相關機關邱部長所說,憲法22條所說的不妨礙社會秩序,社會秩序的定義不是傳統習俗或是千年的習慣為內涵。同樣,在大法官歷年來提到的制度性保障,制度性保障也不該以千年傳統、習俗為限。邱部長提到重要的問題,究竟我們要怎麼做判斷,符合憲法不妨礙公共秩序的判斷,也就是不是以傳統習俗為標準,而是以整體價值觀為標準,這個價值要怎麼抉擇?我想這個抉擇當中,當然包括憲法保障的自由、平等權,這些都是我們要考量的。

至於說傳統習俗是不是要繼續維持,我們經常看到,過往大法官解釋的例子來看,經常修改掉習俗,例如千年傳統,夫妻結婚後,妻以夫之住所為住所的妻從夫的傳統,已被大法官宣告違憲;還有子女姓氏,要從父姓、從母姓,這也牽涉到祭祀的問題,這在修法的過程中,子女可以從父姓也可以從母姓;以前親權父權優先,現在也宣告違憲了,也因此立法做了修正。過往的經驗中,會被認為傳統習俗不需要被維持的,甚至該被廢棄的,牽涉憲法整體價值,包括平等原則的維持,包括對人民自由不必要的限制。

今天要問的是,若要維持傳統習俗,但這個傳統習俗在自由平等上可能對某些人民造成傷害時,我們就要問必要性何在?即使我們今天不維持所謂的千年傳統,會有甚麼負面影響?邱部長說會有文化、傳統、倫理上的影響。但我們從過往,包括子女可以自由選擇從父從母姓的修正,大家擔憂的千年傳統、倫理影響,並沒有對我們社會造成想像的衝擊。

再看國外法的經驗,現在世界上有很多國家已經合法化,也改變了很多傳統所謂的千年習俗,也沒有對倫理文化造成什麼公共利益上的破壞。所以今天要問的問題或許是說,今天在憲法價值判斷之下,究竟還有什麼理由,如果沒有妨礙具體利益,只是破壞某些人民的道德感情,那我們究竟可否以道德感情侵害某些人的自由平等,可能就產生疑問。以上是我的回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