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李惠宗教授,您在鑑定報告中提到,同性戀者無法自然生育,足以導致其在婚姻家庭可以被其差別對待,所以生育就是重要的公共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