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提問。我個人看法,同性戀者是正常但不通常的現象,一般人對此現象的不理解不應該導致制度上對它做過度的差異。至於生育可能性,這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異性婚有通常,當然婚姻不以生育下一代為目的,但通常它有這種機能,這是人類天生有的生理機能。在這樣的議題上可以做為差別對待的理由,可以建立不同制度,作為差別對待的基本理由。因為婚姻往往跟家庭制度結合在一起,婚姻有延續下一代、傳承文化、教育子女,還有包括社會上各式各樣的互動,有一種很重要的生活機能。家庭也是一種社會上重要的基礎,在這個大法官解釋中特別強調,婚姻跟家庭的關聯性,跟子女教育的人格發展重要性。所以我認為,這一點的確可以做為差別對待理由。

但要差別到什麼程度,這是另外要去處理的問題。我個人認為,這種差別待遇可以導致我們去對同性婚姻,我們可以,同性結合到底要給他婚姻或是給他另一種制度,他的差別在這個地方?所以後面的問題會產生,我們如何訂立同性伴侶法,這樣的合憲性,是可以被支持,他的確有這樣些微的區別。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