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傳統中國社會人們是可以有一夫一妻多妾,並不是一夫多妻,是一夫一妻多妾。1931年的修法大大改變傳統社會強調一夫一妻的制度,而允許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因為當時的民法992條重婚是可以被撤銷的。這樣的一個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制度,到了大法官242、362、552號解釋,以及我們1985年的修法,才終於在民法988條跟988-1確定了絕對的一夫一妻,或是我們所說的單偶制度。

我要回應的是,過去台灣二十多年來不斷修法,也不斷透過大法官解釋,改變了傳統非常多對於婚姻的想像。以至於我在我的鑑定意見書中一開頭,就認為現在民法972條的條文內容,必須用嚴格文義解釋來看,也就是剛剛包括法務部、台北市政府都說了,法律沒有明文說婚姻制度必須一夫一妻。若法律沒有明文規定一夫一妻制、立法者也沒有明白地強調同性婚姻是違法的,那麼台北市政府不讓同性婚姻者去作婚姻登記,我認為這才是違憲的。

也就是說若把今天大法官會議提出的四個問題倒過來問的話,我們要先說的是972條並沒有限制婚姻只能是一夫一妻,因為從嚴格文義解釋,剛剛其他的發言中有提到,文義解釋、歷史解釋,不過大家可能都忘了幾年來台灣解釋法律是要做合憲性解釋的。民法972條從合憲性解釋來看,不能排除同性別的人的婚姻。但是我的問題是,如果一旦同性別的人去做了結婚登記之後,他沒有辦法面對的、處理的是,確實民法在親屬篇第二章,關於婚姻的效力部分,確實不斷用夫跟妻這樣的字眼,也因此憲法保障同志的婚姻權必須透過修改民法或在特殊狀況下訂定專法,他們的婚姻上完整權利才能夠完整受到保障。我要回應法務部長,婚姻制度先於事實,就用這句話來說,台灣社會有這麼多同志伴侶已經存在的事實,難道國家法律不要來回應這樣的需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