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問題跟聲請人祁家威的代理人請教。在您的補充陳述理由狀裡面有提到,憲法22條、23條的問題。大家都知道這兩條有重疊或共同要件,一個是社會秩序、一個是公共利益,在你們訴狀中提到大法官審查的時候應該要聯立審查,這個「聯立審查」是什麼意思?假設現在有一個婚姻制度是允許同性者締結一個有相互忠誠排他性、相互負責、永久性,不叫做現在民法上所稱的婚姻,那它的內涵是幾乎一模一樣的,在這種情形之下祈先生或代理人是否認為可以通過22條的檢視?這樣的制度假設稱做同性婚姻,把一般的「婚姻」,兩個字變成四個字,變成同性婚姻,在您的理解裡面是否通過憲法第七條的檢視?

另一個比較輕鬆的問題,剛才邱部長提到考考妣妣、新郎新娘這些問題,這是公共利益或社會秩序的角度或脈絡出發,也請祈先生的代理人給我們一些說明。

北市府的廖教授提到第四個問題是假設性的,我們現在的任務是必須要決定現在制度是合憲或違憲,假設是違憲的話,是因為民法不許同婚違憲呢?還是因為現在制度沒有特別法保護而違憲?在這個脈絡下,若從這角度出發,第四個問題不曉得廖教授看法如何?

最後一個簡短問題,憲法第七條講「男女」,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法律上一律平等;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六項有提到消除性別歧視,想請教法務部,假設有兩個男性或兩個女性想要結婚,那憲法、我們現在的法律准許兩個男性跟兩個女性結婚,假設是法律所不允許,是否落入憲法第七條所稱的無分男女,還是已經分了男女?是否增修條文第十條第六款所稱的「必須消除性別歧視」是因為性別關係造成的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