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羅大法官跟審判長,我想先做一個立場的澄清。第一個,法務部向來都不認為民法有去限制或禁止同性婚姻或結合。主要的原因是,民法制定的當時,根本全世界都沒有同性婚姻的討論或需求出現。所以法務部只是認為,民法只是就當時的一夫一妻這樣的婚姻制度來規定。至於七十年後或是幾十年後發生的同性婚姻,是因為社會的變遷。針對社會變遷,我們要用憲法跟法律如何對待處理。誠如剛剛廖教授有提到,對於社會變遷,憲法要怎麼回應?到底是由司法用解釋的方式,還是由立法來集結國民對於社會變遷的反應?這就是憲法跟法律的考量。所以對於同性婚姻,後來發生這樣的社會需求或是演變,第一個,法務部基本上認為任何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民法這樣的婚姻制度已經經過大法官多次解釋,認為婚姻制度的概念是一夫一妻,至於新產生的同性婚姻也好、或是民事結合的機制也好,要怎麼去保障?坦白講,我們認為在保障多元的憲法要求下,他應該是有多元的機制。所以我要順道回應張文貞教授說的,世界各國目前為止最少有九個國家是訂定同性伴侶法,我們也沒看到該國認為這是違反憲法。

最後回到羅大法官所說,憲法第七條無分男女的平等機制,反應在男男女女的婚姻上,我們認為憲法第七條所謂無分男女一律平等,我們覺得是男性、女性在法律上地位的平等。剛剛劉教授也提到,民法原來規定,妻以夫之住所為住所,這很顯然,就是違反憲法在法律上的一律平等的要求。所以對於男男女女,以憲法不分男女的概念來講,是有區隔的。也就是男男女女的結合,應該是在另外的一個權利。那他是不是追求幸福的組織家庭的人格權發展或是其他發展?也就是說憲法22條婚姻自由以外的其他自由權利,我覺得這是大法官可以來做認定的。那回到剛剛,無分男女這樣的平等,並不是說他形式上要機械式一樣才是平等,他是在各種法律上的可能機制,只要賦予實質平等就夠了。所以我們也不認為,不管是歐盟也好、或是世界人權公約也好,他們都認為同性婚姻不是普世基本人權,而是各國憲法法律去自由形成,所以才會產生現在為止,全世界只有36國家,其中有15個國家是以容納同性伴侶法的機制,出現在該國對同性的權益保障;當然也有21個國家是同性婚姻法來保障。所以要如何來立法保障同性,基本是多元機制。沒有說截然一定要立法或是修民法,這完全是立法的裁量,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