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首先我要講說,大法官會不會以涉及到政治問題不受理,我長久以來的見解都認為,違憲審查大部分都是政治問題,所以我不會以涉及重大政治爭議為由來當成不受理理由。

第二,其實相關案子受理,應該是經過大法官內部審視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相關的規定,認為說符合受理要件,然後來進行的。不過我個人對於立法權跟違憲審查權之間的關係還是可以做一下意見表達。事實上我在鑑定意見裡面特別提到說,美國最近聯邦最高法院認定各州應該要允許同性有婚姻的權利的這個部分,不能忘掉是以五比四,單純多一票這樣的多數決,有很多大法官都提到,相關的、重要的涉及到傳統倫理制度的理解,必須要司法審查機關必須要自治、謹慎。就這部分,坦白說我認同。

就德國法制度來看,剛才雖然劉宏恩老師有提到,到底侵害甚麼自由?到底有什麼理由來差別對待?在德國法的思考方式是認為,必須先界定婚姻制度的核心意涵,在這個制度的核心意涵、結構性的原則裡面去討論自由跟平等的保障。我自己認為說相關的涉及到的倫理問題國家處於一個非常尷尬、非常困難的情境,一方面要尊重傳統的想法和見解,另一方面也必須要適應時代演變、意識形態轉變。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在鑑定意見有提到,婚姻這種傳統制度不是不能變遷,但這個變遷要容許,如果大家達到普遍共識,對於婚姻的理解,在制度核心部分,也應該可以容許有演進空間。但我疑慮,目前針對是不是應該要把婚姻的要素,傳統的要素、異性婚姻的概念移除、排除於外,是不是的確已經形成社會上的共識?我是有些疑慮的。從這個角度來說,就是為甚麼我懷疑大法官是不是要自己在這個階段介入,認為婚姻的概念本來就不當然包含異性的結合的這個部分。因此,如果沒有正當理由可以差別對待,就會構成違憲,至少就這一點的實質審查上,我是有疑慮的,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