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問題請問鑑定人李惠宗教授。李教授在鑑定報告書裡面表示,婚姻本身不是權利,而是一種制度,一種法律關係的指稱,所以不可以說是婚姻權;個人選擇要不要進入婚姻的自主決定才是基本權。李教授也強調,什麼叫婚姻,婚姻的定義應該由國民委託的立法者決定。李教授的意思是不是認為,先有婚姻制度才有婚姻?如果這樣的話,還有所謂的婚姻自由嗎?或者說,即使有婚姻自由,也只是自主決定是否進入法律所定義的婚姻的自由權利?如此一來婚姻自由還能說是憲法上的權利嗎?這涉及到嚴肅的課題,就是權利和制度的先後關係,到底是權利因制度而生,還是制度因權利而設置?因為鑑定人張文貞教授在書面鑑定裡面的立場跟李教授明顯有所不同,所以我在問李教授的同時,也希望張教授表示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