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曾大法官提問。

第一,我認為縱使採嚴格審查都不會違憲,民法現行規定是立法論問題,無法從解釋當中導出結論。所以我認為縱使是嚴格解釋,現行的異性婚也沒有違憲,因為法律是針對通常事務規範的,那我們通常的現象是異性婚,但是要不要給同性婚姻保障,這是另一個問題,要不要給同性戀者有法律上保障,是另一個議題,這個部份我認為我們是處於很嚴重的立法懈怠,這部分會有違憲之虞。但沒有給同性婚姻的保障這一點,有立法空間。同時也回應曾大法官提到的第三個問題。

第二,同志人格發展自由權絕對要加以保障,用什麼方法保障,這是立法選擇的問題。我認為同性常碰到的是繼承權、醫療文件簽署權、及其他以配偶身分可以享有的權利等問題。但也有很多負面的,當你變成配偶關係,隱私權會受到相當大的限制和干預,配偶間主張隱私權的機率很低,但這種情形都會存在,所以我說進入婚姻之後不是單純的類似自由的概念,我想要進入婚姻,是進入婚姻之後,他有很多法律效果都會跟著發生。我個人認為,以現行的階段來看,我們說與時俱進的角度看,目前為止我認為應該給這些同志在人權保障上,給予法律上保護,我們現在這缺很多,所以這部分倒是可以考慮,如果有這種警告性的裁判的體制,應該是做這方面的督促。因此我認為目前並不是給婚姻之名的保護,而是缺法律上的保障,我認為這是法律保障的問題,而不是婚姻保障的問題。美國判決直接宣告異性婚違憲,我個人持不同看法,我非常不贊同這個判決,但是我個人沒有寫,我本來寫了一大段對美國判決的評釋,但我想寫太多了,不適合。我個人認為,基本上大法官所審查的是異性婚這個制度有無違憲,跟審查沒有給同性婚姻保障是不一樣的。我認為異性婚沒有問題。剛剛市政府廖教授也認為異性婚沒有問題,只是沒有給同性婚、沒有給同志婚姻保障有無違憲問題,我認為沒有給同志法律上保障是有違憲之虞,但沒有給到婚姻保障,這是可以與時俱進再來思考的問題,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