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感謝大法官。我要講是有關專法設立的問題,專法對我們來講是次等公民的對待。好像異性戀是騎摩托車,兩個人坐可以騎很遠;專法是給同志伴侶協力車的腳踏車,騎短程還好,長程會很累,這是不公平的對待,次等公民。有些人主張用伴侶法處理,可是過去文化概念來講,伴侶不是長久相處的一個標的,只是現在因為國際上有用伴侶法來區別對待同志婚姻的問題。那剛剛法務部講,11個國家是伴侶法、25個國家是婚姻法,可是其中很多國家是由伴侶法進步到婚姻法,卻沒有從婚姻退步到伴侶的,所以婚姻法是真正的公平對待。假借伴侶法處理同志婚姻,是利用所謂立法形成空間創制一套法律,我覺得是對同志的侮辱,也侮辱國家民主法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