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說公益是不是從你嘴巴先講出來的?法官是要探求你的意思。陳述有沒有不明瞭跟不完足是不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