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2013年元月份左右吧,因為和李明哲、和彭宇華理念不同,另外包括「圍觀中國」,圍觀這些頭像使用這些意見不一致,然後我就自己退出,然後在3月10號的時候,彭宇華專門和我溝通了一次,想讓我回去,我沒有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