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長、審判員,湖南唯平律師事務所和湖南昌言律師事務所接受本案被告人彭宇華的委託,指派鄧松律師和余纓律師擔任其辯護人。我們接受委託後,會見了被告人彭宇華,研究了本案的全部案件材料,依法出席了庭前會議,就本案的開庭審理的程序和證據問題提出了辯護和質證的意見,剛才在法庭上又對全部指控證據一一發表了質證意見。

以下辯護人對證據質證意見部分不再贅述。辯護人根據本案的事實和證據結合法律規定,為被告人彭宇華提出以下辯護意見供合議庭參考。

第一大點,本案被告人彭宇華不是聚眾犯罪中的首要分子,對被告人彭宇華不應以首要分子處罰。對此,辯護人從以下四個方面加以闡述:

第一,本案的被告人彭宇華和被告人李明哲,包括武漢會議的參加人員,和先後擔任過兩岸牽手、圍觀中國、圍觀華南等等QQ群的群主、管理員幾十人之間沒有形成緊密的關係,他們相互是鬆散的,各自按自己的意識獨立的實施犯罪行為。雖然在武漢會議上,被告人彭宇華有建立梅花公司這個犯罪組織的意願,並且製作了《梅花公司運作計劃書》,還作出了人員分工,但是在實際中並沒有落實。被告人彭宇華在武漢會議上向參會人員宣講《梅花公司運作計劃書》的內容,但是沒有得到參會人員的響應,更沒有在梅花公司運作計劃書上簽字,武漢會議上也沒有正式的宣布梅花公司的成立。所謂分工也是一句空話,分工人員各搞一套,也沒有以梅花公司或者以被告人彭宇華為核心進行犯罪活動。被告人彭宇華在武漢會議上的表現是其個人的一個煽動、宣傳、鼓動的行為,梅花公司是停留在被告人彭宇華的書面上的計劃中的一個組織,不是一個事實上已經形成了的犯罪組織。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彭宇華成立了梅花公司這個犯罪組織與本案的事實不符。

第二,梅花計劃書是由被告人彭宇華獨自完成,雖然被告人彭宇華在製作《梅花公司運作計劃書》時聽取了其他人員與同案被告人李明哲、證人等的意見,但是其他人員沒有直接參與梅花計劃書的起草,事後的修改,被告人彭宇華與被告人李明哲和證人分別是通過網絡點對點的進行交流,這一行為不是在聚眾的情形下完成。不符合刑法97條的規定的聚眾犯罪的首要分子的認定。

第三,在武漢會議的參會人員之間沒有形成指揮與被指揮,上下層級的關係,他們都不聽命於誰,也沒有形成事實上的組織、策劃、指揮的核心人物。本案的證據顯示,被告人彭宇華實際對其他人員沒有指揮的能力。因彭宇華不同意搞線下圍觀和轉發秦永敏的文章,被告人李明哲和證人就退出了圍觀中國群,被告人彭宇華也退出了圍觀華南群,這足以證明他們完全是按照各自的意思進行活動。同時本案公訴機關也沒有指控作為犯罪組織的梅花公司的成員究竟有哪些,被告人彭宇華所聚之眾是哪些人員?由此可見被告人彭宇華不是聚眾犯罪中的組織、策劃、指揮作用的犯罪分子。

第四,沒有證據能夠證明在被告人彭宇華建立的「兩岸牽手」和「圍觀中國」和其他別人建立、控制的QQ群中,有在被告人彭宇華的組織、策劃、指揮下的線上和線下圍觀活動,既無線上的聚眾犯罪更無線下的聚眾犯罪活動。而且現有證據表明被告人彭宇華是反對線下進行圍觀。被告人彭宇華希望能夠在QQ群裡進行社會熱點和群體事件的轉發、圍觀,但是沒有以造謠、歪曲事實來召集QQ群成員或者網絡人員進行有組織的攻擊抹黑執政黨和人民政府的形象的犯罪事實。圍觀華南群召開過八次會議,被告人彭宇華2012年12月只參加過一次,並且不是組織者。

綜上所述理由,本案被告人彭宇華沒有進行聚眾犯罪的事實,對被告人彭宇華不能以首要分子來進行處罰。

第二大點的辯護意見,對被告人彭宇華的犯罪行為應區別三個階段對待,以體現罰當其罪。

1. 被告人彭宇華在2012年5月建立兩岸牽手群、圍觀中國群。對社會熱點和群體事件關注,是其思想接受西方政治價值觀,走向反對四項基本原則道路的演變開始。被告人彭宇華建立這些個QQ群、開通騰訊微博,關注社會的熱點和群體事件,關注網絡大V,其思想動因首先是出於同情弱勢群體和社會弱者的心理,想為這些人搭建平台講話。這一時期由於他大量的不明是非的接受了西方和台灣反對中國共產黨,反對我國的國體和政體的宣傳,意識形態開始發生轉變,由最初的議政熱情轉向非法政治活動,於2012年10月開始著手寫《梅花公司運作計劃書》,這一時期雖然彭宇華有一些不當言論,但是無明顯的犯罪行為。

2. 2012年11月23日,被告人彭宇華以梅花計劃書為藍本,召集多人召開武漢會議,宣講梅花計劃,意圖建立梅花公司,到2013年2月份,這段時間是被告人彭宇華實施顛覆國家政權犯罪活動的行為,是被告人彭宇華犯罪行為的主要事實部分。

3. 2013年3月以後,被告人彭宇華退出了「圍觀華南」群,再沒參加任何線上線下的活動。「圍觀中國」群也在事實上處於休眠狀態。直到今年3月27日彭宇華被國家安全部門抓捕。在這一段時間,無論被告人彭宇華出於什麼樣的主觀和客觀原因,在事實上彭宇華已經停上了犯罪活動。在這期間,辯護人向法庭提供的證據表明,被告人彭宇華參加了一系列金融服務類的職從業資格考試,取得了金融、證券、基金、私募等四個從業資格。

提請合議庭應當區別三個階段考慮對被告人彭宇華的處罰,第一階段是被告人彭宇華思想演變的階段。第三階段彭宇華在客觀上停止了犯罪活動,區別不同的階段更加符合本案的事實,是為了對被告人彭宇華做到罪刑相適應,罰當其罪。

第三大點辯護意見,起訴書指控的第四筆犯罪圍觀開平稅案,公訴機關指控證據沒有揭示「開平稅案」的真相究竟是什麼,被告人彭宇華是如何「通過歪曲事實,誹謗和攻擊國家現行政治制度」的。所以「開平稅案」因指控證據不足不能成立。

第四大點,被告人彭宇華的認罪悔罪態度比較好,認識也比較深刻,有坦白的情節。通過被告人彭宇華的認罪悔罪書,可以看到被告人彭宇華走上顛覆國家政權犯罪道路帶來的警示。一段時間以來,農民工、務工青年在政治思想教育上的缺席,自媒體在精神污染上的缺管,從客觀上都對被告人彭宇華的思想演變起了毒化、孵化、催化的作用。現在被告人彭宇華能夠從自己的主觀上深刻反省相信是其走向新生的開始。同時本案的處理還可以比較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周世鋒、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國顛覆國家政權罪的認定和處罰,做到司法尺度的大體統一。

請合議庭充分考慮辯護人的上述辯護意見,不以首要分子,酌情從寬處理被告人彭宇華。發表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