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今天與會委員在社會能見度上,都比我所代表的這群人高很多,我代表的是一個沒有聲音的團體,叫做中華民國聽障人協會,是聽語障礙朋友組成。我本身也是讀法律的,一直在法庭裡從事手語翻譯的工作。我這個行業,或者我所代表的這群人,是經常不被看到的,或者是很隱形的,可是他們在社會的身障者當中是最大的一群。我真的很高興總統看到了,也願意把這樣的聲音納進來。

二、在全世界手語通譯的體系中,台灣是比較落後的,相對上保護也比較不足。要讓不是法學出身的手語翻譯員聽得懂法律用語,才可以讓不同文化、不同出身背景的聽障朋友能夠理解,可是我們在選任翻譯或是培訓通譯的時候,完全沒有落實。我覺得程序保護是必然要做的。讓底層的聲音可以進到籌備會議當中,我個人非常感謝也期待可以把這些弱勢的聲音傳達出來。

三、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我國已經簽署並且國內法化了,可是政府並未落實,官員常常只提供一些數據,對於身心障礙者而言,並不期待官方數據,他們更期待看得懂或是領受得到的具體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