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我很認同李念祖委員提到的「預防」觀點,如果能夠像「秘書協會」推動的,強制上市上櫃公司設置「公司治理長」,或者是國外公司所謂的公司秘書(secretary),這都有助於疏解訟源。我在國外看過他們運作的情況,如果有關係人交易,或是一些公司治理及法遵的問題,他們都會提醒董事會務必謹慎小心,發揮很大的預防功能。

二、司法院賴前院長英照曾經在任上實施財經專業法庭,據稱成效非常好,但是目前只限地院刑庭,各級法院未完全實現。故目前地院民庭、高院民刑庭,甚至最高法院,都還沒有這樣專庭的設置,這對於需要專業的財經議題傷害很大。

像美國的德拉瓦州(Delaware)設置了著名的商業法庭法院,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有超過70%的上市公司在德拉瓦州設立公司,依據該州的法律來運作,我們不是說要完全學它,而是學它的精神,培養法官的財經專業。藉由財經專業法官的公平判決,維護商業市場的秩序,保護投資人與消費者,甚至提高金融或資本市場的競爭力,才是完整的司法改革的面貌。

是不是能在未來加入財經議題,像是財經專業法庭的設置,讓更多和財經有關的司法議題能夠被拋出來,藉由這次的司法改革會議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