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大家早安大家好。我是林裕順,我現在警察大學刑事系任教,關於給司改一句話,如果是法律人的話,應該是常常看到一個三角形,我再確認一下就是,我給司改一個法理情,那法理情,我是希望就像我們法律人常常看到的。我們一個三角形,,然後最上面是憲法、法律、命令。那這法理情也是一樣,法放在最上面,中間是理,下面是情。我理由就是說,希望我們法律建築在一個合理、理性的思辨上,而且是出於一個最基本的來自於風俗民情。那相對的「法理情」這樣一個位階,我也希望就是說,以前我們常常講,「立法從寬,執法從嚴」,可是我現在希望是說,我們的法律是,做得到的才立法;做不到的那就不要說,希望我們法律維持司法的尊嚴,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