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蔡委員,你的一句話是最後這一句話嗎?預祝大家圓滿嗎?好,謝謝蔡委員。各位應該會感覺有點神奇喔,今天才發現龍綺跟蔡委員中間才隔一個位置而已喔。那麼他們兩位同時在這個現場,我認為就代表很大的意義在裡面,就這個溝通跟對話可以不斷的進行中,我們謝謝蔡委員。我等一下講,好像有點多餘,但是不講好像又不太好,「座位政治學」喔,蔡委員不好意思了,讓你坐在比較後座,我們茶敘就是這樣的坐法,有交叉的來坐。

我不太喜歡用「非法律人」,我在群組有講過喔,非法律人好像非我族類的樣子,社會代表、法律代表……都可以,那我們可能有各種不同的身分,但是我們有一些立場跟看法,一定是的,但是在討論議題上面,身分跟立場有些時候,我們寧可把他放在這個門後面,然後我們用一個比較全觀式的方式,來看待所有我們這組的議題。這或許是一個機會,但這需要哲學家來領導我們囉!謝謝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