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趙教授你講得太少了,因為上次我們是每一個人都講很多,所以今天我們自我節制了喔。趙教授是現在在台大心理系任教,事實上,她有從事很多件的法庭上的「專家證人」的鑑定工作,給法院有很多的幫助,那就如她所講,她關心的是在「司法心理學」領域裡面「弱勢被害人」,跟我們這一組的題目是切題了。所以很希望她能多多幫我們,然後趙教授她應該是馬來西亞籍的,所以我們這邊有……阮神父你不孤單喔,我們這有兩位,你們遙遙相對喔。好,一起來為司改來努力!來,再致豪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