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夥伴早。那其實我大部分在上一次都講過,這邊我簡要的再重述我的自我介紹。那我認為我主要是司法科學的一個研究者,也是一個職業律師,我的專長基本上在智慧財產權、國際涉外事件以及各位可能常常看到的重大刑案—重大的刑事案件。那麼我也代理了相當程度的死刑案件以及精神障礙者的被告,在法庭裡面,這是我做的事情啦,日常。不過研究的興趣主要還是在「司法行為科學」。

那甚麼是「司法行為科學」呢?它主要談的是有關心理學、腦神經科學、精神醫學,在各個司法場域裡應用。例如:「我們怎麼有效的激勵法官、檢察官的士氣?」、「我們怎麼有效的降低法官、檢察官的工作負擔?」、「提升考訓的品質」,這也是心理學裡面的一環。

當然比較重要的是說,這次我想我對於司改國是會議的信念,其實並不期待說一次的會議,六組各兩小時,十二小時的會議就可以一錘定音了,那我期盼這是一個論述的開始,所以剛剛黃嵩立老師提到一個事情就是說,希望建構「方法論」這件事情,我是非常認同的。因為我認為這個司改國是會議是接下來,可能持續推動司法改革運動的一個開始,而不是一個終點。那這是我的期待。

如果從這個觀點來看的話,我相信我們司改方面,應該加以延續的一個核心裡,主要有四個,這四個事情分別是:第一個、「資訊對稱」,資訊對稱就是說,例如在這一次的會議裡面,我們怎麼對待社會代表?就代表的日後,司法機關怎麼對待一般人民?所以資訊對稱非常的重要。

第二件事情也是有關「常民論述」,用白話來講法律。

第三個是「以證據為本」,就是說我們常常在法律界看到,也讓外界沒辦法理解的是,為甚麼法律人講話,很多時候是這個學派、那個學派、這個國家、那個國家,你的證據在哪裡?你的實證研究在甚麼地方?你的科學精神在甚麼地方?我想這是很重要的。

那麼第四個是近年很流行的叫做「事實查核」,我們都說這是一個後事實時代,所以很多時候,我們的論述很容易被淹沒,或者是掩蓋在論述的洪流裡面,那麼「事實查核」,「真偽」就變得很重要。

那麼這四點我相信司法改革的核心思維可以延續下去,那麼我的一句話是:「建構以證據跟科學精神為本的司法改革」請各位多多指教。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