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崇略。有相同的感想應該是毛委員在上次已經跟我們分享了,法官的工作負擔的沉重等等,上次我也大約提到,要有一個強而有力的司法,如果是吝於投資的話,那就是不可能了。「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我想大家都會有共同的認識,只是怎麼找到毛委員講的藥方?這藥方有多貴?不知道,那大家想想,一起共同來創造。來,照真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