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照真委員。這個秉慧剛才講說:「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其實是沒有忘到初衷,因此才會下這樣的決心啦,還是來了謝謝。那個剛才崇略講的,我們法律或司法跟人民之間沒有架構好通訊協定。照真委員趕快幫我們擬一個協定,看怎麼產生對話溝通的基礎跟方法。來,志峯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