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志峯委員。台南不愧是民主的聖地,這樣的一個法律人的精神還是有所傳承。那很巧,志峯委員事實上我們算是舊識了,他剛分發到新竹的時候,我在新竹執業,我們現場的好多委員跟新竹—另外一個民主聖地,這個我們蔡委員、毛委員,我們都在新竹認識過,秉慧跟他的爸爸在新竹也住了一段時間,所以我們來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背景、年齡、性別,可是我們可以在這個會場上趨向一個一致的想法也不一定。來,俊億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