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就是說當然這一個如果有小組先運作的話,不應該有任何的界線,這個是我同意,那我之所以提小組的意思是說,拿來這邊討論的時候,我們是不是應該有一個腹案,或一個草稿,例如說,如何要去,譬如說第一個議題,要如何來保護弱勢族群在司法上的處境,那這個東西如果沒有先有人是做一個整理,就是說他現在的問題是甚麼,那哪些是屬於需要被解決,那要解決的時候我們需要什麼樣的資料,然後最後來提出來的時候可能解決的方法是甚麼,那要把這個東西拿出來,我們才好討論,要不然的話我們每個人都講三分鐘,那對這個議題的形成可能,要形成共識,或者要進一步發展的效率是比較低的,所以我的剛剛的想法是說,是不是有一個工作組,說不定不是,說不定主席的想法,可能有另外的想法就是說我們不是由委員來形成工作組,而是由幕僚先來提供這樣子的文件給大家討論,也是可行的,那我只是認為說,如果有那一個我剛剛講的那個書面的資料先出來,然後來討論會比較有效率,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