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司法院刑事庭的法官,那今天跟大家先簡短的報告我們在刑事訴訟程序中犯罪被害人的參與,那我先簡短的講一下,目前在刑事訴訟程序裡頭,被害人的角色。那從檢察官提起公訴開始,我們會先進行一個準備程序,這時候只會有一個受命法官在法庭上,那被害人如果合法提起告訴的話,他可以委任律師來閱卷,了解這個案件偵辦的證據有哪一些,然後接下來進入審判期日之後,會有三個法官合議審理,那主要是在調查證據跟言詞辯論。

一般被害人通常會以證人的身分來出庭,那在進行詰問的過程中,如果證人感受到法庭上的壓力,在面對被告的時候,沒有辦法為完整的陳述的時候,他可以請求法官去做隔離詰問。那另外呢,接下來繼續調查證據,一路經過譬如說證物的提示,訊問被告的程序,還有被告科刑資料調查,還有言詞辯論之後,我們會給予被害人一個陳述意見的機會,那被害人在看了這些證據調查跟言詞辯論的過程之後,如果他有任何的想法跟任何的意見,都可以在最後這個意見陳述的階段來跟法院表示,那最後經過被告最後陳述之後就是法院的宣判。收到判決之後如果被害人不滿意這個判決的結果,他可以請求檢察官上訴。

那我們今天講的被害人訴訟參與制度,到底是什麼?其實這個德國跟日本的立法例就不太一樣,那簡單的來說就是針對一些特定的刑事案件類型,那通常是侵害個人法益比較嚴重的案件,像是殺人、擄人勒贖,或是這個妨害性自主罪,那我們給予被害人比較多的訴訟權利,讓他在法庭上可以更積極主動的參與法庭活動。那我們看一下德國、日本跟我國的比較。那因為我國現在其實沒有一個被害人訴訟參與制度,所以不管是聲請調查證據、詰問證人、詢問被告或是上訴權,這被害人都沒有辦法自己獨立行使,那相較於德國,因為德國採的是這個職權主義,那被害人在法庭上,他就是一個訴訟當事人,所以他被告可以享有的權利,原則上他都可以自己的獨立行使;那日本的部分他把這個被害人定位在參加人的角色,所以他權利的範圍跟行使的方式是比較小的。我知道我們委員裏頭有日本法的專家,那這點可以請委員在會議討論的時候再做更詳細的說明。那我們司法院在1月9日的時候,也召開了被害人訴訟參與制度的公聽會,那這個犯罪被害人人權服務協會,還有台北律師公會都各自提出了一個被害人訴訟參與制度的版本,提供給司法院作為這個未來修法的參考。

其實司法院一直有在關心被害人訴訟參與制度的議題,那在評估是不是要引進這個被害人訴訟參與制度的時候,大致上我們有四點的顧慮:那第一點的顧慮是,當我們在法庭上多了一個被害人來主張權利的時候,是不是會增加被告防禦權的負擔,那法官是不是會需要更多的職權介入,那會不會影響到這個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的架構。那第二點是,會不會有違反無罪推定原則,因為被害人在程序主體地位如果我們提早確定,在訴訟一開始,我們就說有一個被害人的存在,那是不是已經等於認定說有一個犯罪事實已經成立,那這樣是不是會有違反刑事訴訟上這個無罪推定原則。第三點是這個訴訟遲延的疑慮,那根據統計,現在一般刑事案件平均結案是需要六十四到六十五天,那重大刑事案件的話,是兩百六十五天,如果多了一個被害人在法庭上主張權利,進行法庭活動的話那我們是不是要評估看看會增加多少的開庭日數,那會不會違反被告速審的權利。第四點是不是會弱化檢察官的功能,因為目前是採取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那檢察官在這個公訴程序上,他還是要盡實質的舉證責任,那如果我們讓這個被害人在法庭上主張他的權利的話,這個跟檢察官的角色會不會有疊床架屋的狀況,或甚至弱化了檢察官的地位。

那在思考這個被害人訴訟上權益的時候,那除了剛剛提到的,是不是要引進外國這個訴訟程序參與制度以外,還有三個面向可以供做各位委員來思考:那第一點,可能是要不要有效的提供我們的審判資訊,那包括這個被告如果在審理過程中,他逃亡了被法院通緝,或者是原本羈押中的被告他交保釋放,這些重要的資訊其實都會影響到被害人的安全或者是他的心理狀況,那我們的法院是不是應該要通知被害人?那另外是不是要擴大讓被害人都能夠委任律師來法院閱卷,了解這個卷宗資料的內容。然後另外這個第二點是,要如何去避免二度傷害,我們是不是要廣泛的增設這個親友及社工人員陪同被害人出庭的機制,另外在這個旁聽席的觀眾,還有被害人之間,我們是不是要採取一個隔離措施,在公開法庭上也能夠減輕被害人的心理壓力,另外在整個審理過程中我們要怎麼樣去更細膩的維護被害人的個人資料跟隱私,避免他的隱私曝光。

那另外這個最後一點是,是不是我們要去加強就不用去修法的有感措施,那目前現在我們都有寄發這個犯罪被害人、告訴人訴訟權益告知書,這個是把被害人的,被害人的十二項在訴訟上可以主張的權利,條列式的告訴被害人。然後在被害人第一次來法院開庭的時候,我們會把這個告知書寄給被害人,讓他在開庭前就會知道他在訴訟上有哪一些的權利。那各位委員手上應該也有已經拿到這份權利告知書,有拿到嗎?那另外通常刑事案件證人作證注意事項的後面呢,我們也有列說,如果你是以證人的身分出庭的話,你可以尋求哪一些的機制來協助,譬如說如果你出庭的時候呢,不願意與被告碰面,你可以先跟承辦書記官聯繫,或是告知法院的法警。由志工帶你到證人休息室去等候開庭,避免在開庭之前受到干擾,那如果你是身障人士,或是需要特殊照顧的證人,你也請可以跟我們的書記官先聯繫,法院這邊可以派人協助您到庭,那另外在作證完畢之後,你可以先請求法官讓你先離開法庭,那如果這個你是跟被告同時離開,那你可以請求去區分走道,避免跟被告同時離開。如果你有安全上的顧慮呢,可以請求法院這邊指派法警護送你離開法院。那這都是目前司法院這邊已經有在做有在推廣的便民措施,那我們是不是不用修法,我們就繼續去加強具體落實這些便民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