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與會代表大家好,我是新北地檢的廖先志,那代表法務部再做個簡短的報告,剛司法院的林法官其實已經就被害人或告訴人目前在刑事訴訟中的制度做了相當詳細的介紹,所以我這邊就不再重複,我們直接跳到問題的爭點的部分,那剛其實林法官有講到這個問題的爭點,它其實大概就講到…比如說如果我們用一個圖來表示的話,其實就是現在的審判它是一個三面關係,就是法院、檢察官、跟被告這個三面關係,如果增加了一個變成四面關係,就是把被害人加進來的時候,會不會改變了這樣的本來的審判的架構,那我們的訴訟體系,已經行之多年的這個制度,不管在這個規範也好、或者時間也好、資源的配置也好,會不會因為這樣子而產生了一些變化,所以剛剛林法官就這個部分有提出了一些他們的想法。也就是用圖來表示的話,就是一個三面關係假設將來被害人參與、或參加進來以後,它變成一個四面關係,我們要如何因應、檢討以及改善的部分。這是用一個圖來表示剛剛林法官她所提出的這樣的一個爭點。

好那我們在國內的話,目前做研究其實在大概這十幾年來,這個議題也是滿多單位或滿多學者在做這方面的研究,那首先如果是在介紹的話,前年法官協會針對這個議題開過一個研討會做了一個專刊,政大的何賴傑教授以及成大的陳運財教授在這個會議中都表示說他們基本上是贊成這樣的制度,他們一個是留德的,一個是留日的,他們都贊成這樣的制度,那當然理由各有不同,他所關心的點或許他認為也都不太一樣,但基本上是贊成的。那盧映潔教授,中正大學的盧映潔教授,她也基本上是非常贊成這樣的一個被害人訴訟參加的制度,那她甚至提出一個草案,在一百零二年的時候其實立法院的吳宜臻委員她有把這個草案稍微修正一下,作為她的草案來提到立法院去,也曾經在司法法制委員會進行初審,但是很遺憾地,因為在各機關之間沒有辦法取得共識,所以在一百零二年時作審查,但沒有出委員會。但是盧映潔教授在之後也寫過不同的文章,也還是非常贊成應該要提升被害人的訴訟主體的地位,所以她贊成引入被害人訴訟參加的制度。那剛林法官所講,台北律師公會在最近才舉辦的司法院舉辦的公聽會中,它也是採取贊成的看法,那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它提供的意見中,它也是非常贊成有這樣的制度,好,那這是贊成的部分。

那當然也有反……同樣一個東西,它若到現在還沒有過,它絕對不會是只有贊成的聲音,它當然也有反對或是質疑的聲音,譬如說尤伯祥律師他是另外一組的委員,他在同樣的剛司法院所舉辦的公聽會中,他認為這樣的制度可能會危及無罪推定,即剛才林法官所講的,以及被告公平審判的機會。那李佳玟教授在報紙的投書,她有講到她雖然贊成說希望提升被害人地位,但希望有更多實證數據能夠來支持這樣的制度的引入。

所以大概我們用這個總括的來看的話,其實國內的審檢辯學有相當多的部分是支持被害人訴訟參加的制度,但是當然,在細部的制度上它可能要做一些更細部的設計。

那這邊法務部就這個部分有呃……不好意思就直接跳過去,可不可以幫我回到上一張,對,就是大概被害人訴訟參加的制度,大概是法務部有以下的幾個看法:

第一,我們建議如果可以的話,在刑事訴訟設立一個這樣的專章,專章希望能夠把這些特定的犯罪類型,譬如說殺人、性侵害這些侵害人身的重大犯罪,能夠列成被害人訴訟參加的類型;

然後,這些案子也不是說每個案子都可以來被害人訴訟參加,還是應該由法院來審酌這個案情來裁定是不是被害人可以許可;

第三,被害人參加如剛才所講,不管是參加也好、從主體也好,它是一個非常要參與訴訟的進行,它變成一個主體了,所以應該是要由強制律師來代理,那強制律師代理的話,沒有資力的話應該由國家付費來代請律師,這個部分我們等一下會講到第二個部分;

第四個部分當然就是被害人為了參與訴訟,當然可以閱卷;他可以補充來聲請調查證據;他同時對訴訟程序中進行的這個證據以及法律及事實,他都可以表示意見。

最重要的第七項,他可以獨立提起上訴,不用像現在的制度,必須要請檢察官來幫他上訴,那上訴以後,這個公訴的角色還是由檢察官來實行,而被害人的話可以繼續來參加訴訟。

除了這些修正以外,第二點,我們法務部建議,除了剛才所講的能夠建立專章、設計被害人訴訟參加的制度以外,就如我們剛剛所講的,因為被害人訴訟參加它是一個相當需要法律協助的專業,現在當然犯保跟法律扶助基金會,都有提供被害人一些法律諮詢或法律扶助,但是據我們內部統計,得到法扶的資料來顯示,大概一年我們計算過,大概提供給刑事被害人的法律扶助的經費大概只有五千萬元左右,跟國家投注在被告、以及犯罪嫌疑人的數億元來比的話,其實它的比例是相當偏低的。

所以我們建議說將來這個不管是法扶也好、犯保也好,它的法律諮詢的資源一方面能夠整合,第二方面希望能夠提升它在補助被害人法律協助的部分,這樣來完成保障被害人的法律權益的部分,以上就是我的報告,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