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知道我們列席的不應該發言,不過好像已經到了會議的結束了,我在想應該、應該可以……因為這一組的議題是弱勢的權利保障,我只是聽了以後都非常贊成這個會議,但我只想提醒一點,我們看到的刑事訴訟中間的被告,如果用統計數字去看的話,我相信會看到一個現象就是其實大部分的刑事訴訟被告可能都是社會的弱勢,或者是邊緣人所構成,某些角度、某些程度上。那從另外一個角度我要說,其實是每一位刑事訴訟的被告,當他面對國家公權力行使的時候,他都是弱勢,我只是想提醒這一點,作為這一組討論的一個參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