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再耽誤大家一點時間,我是建議說,剛才我們提到這麼多法律人、非法律人來開這個盛會,我希望這個過程去呼應所謂的審議式的民主,那審議式的民主很重要的……過程可能比結果重要,所以我建議列席的人員,比如說我們這一組不管關於被害人的保護,或所謂的冤獄,或所謂的鑑定問題或是偵查不公開,都跟警政署、內政部有關係。所以我建議是不是過程當中也邀請警政署或是內政部派實質負責的官員來這邊作列席,讓他知道說我們整個討論的過程,我們在這個過程當中怎麼去歸納結論、怎麼去達到共識,這一點我是覺得他們知道的話,不管他們以後在提供資料上或是未來他們的政策擬訂上,可以更了解為什麼要做這樣的結論,這是第一點。

再來,第二點,我也提到就是說,尤其我們看之前我們第三組的討論過程當中,他們好像把起訴狀一本主義把它丟出來不討論,我是覺得我建議我們要來討論,為什麼就是基於就是說關於偵查不公開,這件事情我覺得跟起訴狀一本主義息息相關。因為我們現在目前台灣的現況,公開對於被害人或相關的當事人隱私保障,只侷限在於檢察官下處分不管起訴或不起訴那個當下,好像就當下之後就沒有不公開或是相關的名譽、或相關的所謂偵查的保障,我覺得這很不恰當,如果說我們要把我們這個議題裡面的偵查不公開議題做更深度的、更寬廣的討論,我覺得應該把起訴狀一本主義一起來討論,這樣可以讓我們的討論更加完整,以上兩個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