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這個鑑定案,其實,這個研究案是國家花錢在做這個事情,去查一下網址就有,監察院的結論也是這樣說,其實這是錯的,所以我想不再重複。另外,標準品質的鑑定資料庫未建立,因為DNA檔案沒有建立的話,你就不知道說,陳龍綺案重複率有多高,墨水然後汽車檔案等等,這個是我們知道,如果你沒有標準答案,這是沒有辦法去進行研判的。第四個問題是,學術研究的發展是沒有整合,比如剛才所提到了,就可以知道這是有問題的,在美國有一個案子,第五個是犯錯冤案沒有討論,沒有檢討,美國案子是,有一個律師被FBI的指紋鑑定,然後造成冤案了,到最後,美國賠了兩百萬美金,公布調查結果,台灣呢?只有追查所謂的刑求人員。

美國的案子是,FBI向蒙冤的律師道歉,然後學者、所有的鑑定單位通通提出檢討,那麼組專案小組,這個學者還說,現在在牢裡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是被美國FBI的報告所冤枉,關在牢裡頭的。所謂的案件、所謂的報告通通提出來,所謂的學術看法通通提出來,那麼,對於當事人,對當事的鑑定人員,他們提出四項的檢討,一個是立即停止鑑定,第二就是說,以前的鑑定報告重新檢視,如果這個人要做鑑定的話,再能力檢測,然後再做訓練,這是所有的文獻,只要提到科學證據都會把這個案子提出來,但是,在我們的江國慶的案子跟美國的這個案子其實是很大很大的差距,我們再看看,因為各位有很多的法官、檢察官,我們看看台灣法官的反應,對這個案子,有律師就提出,有這樣子的問題,那你是不是不能夠再用鑑定人的鑑定報告呢?從司法的資料庫裡面去查,查到了一個案子,他律師真的就是有提出一個質疑,但是法官說,本院認為兩案發生的時空背景不同,非可比附援引,那各位,相同鑑定人和相同邏輯如何證明在時空背景不同下,鑑定人會自動覺悟,然後做出可靠的鑑定報告?其實法官要改善這個事情很簡單,你只要發文回去說,請告訴我,這個鑑定人還要再提鑑定報告,他有沒有經過再教育,有沒有經過能力驗證?就夠了嘛,對不對?

另外就是有關這個案子,也有在法院裡面提到,有人提出江國慶的案子,這個法醫鑑定有問題啊,那你們有什麼改善?那他說,這個評論的人他只是DNA的學者,他可以批評我們法醫、批評我們刑事鑑識,這不是很公道的,違反鑑識倫理,鑑識倫理是這樣子的推論嗎?然後檢察官說,這不是李俊億的專業,一個人跳脫自己的專業,涉及到別的領域,這是「外行充內行」,可是,剛才江國慶的這個案子,是需要內行的人提出問題才會發現嗎?這都是一般經驗法則,所以以這個模式來看,這個問題是非常非常嚴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