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最後提出,六個建議,六個建議是剛才我提到的這麼多的司法推動聯盟在幾年來我們所探討的重點,第一個就是說,我們要使用先進的檢驗科技,加強法醫跟鑑識的效能,那其中有三個重點,一個就是說,我們的遺體的相驗解剖,應該使用高科技來做,用電腦斷層掃瞄、磁振攝影,以保全這些發現證據,研判死因供日後重新驗證。各位現在所看到的這些解剖報告,都是文字的敘述,文字的敘述以後要驗證的話,只能看說它的文字裡面有沒有寫錯字,或是語法有沒有用錯,沒有辦法去實質的驗證,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國家的所得已經高達兩萬塊美金以上,我們是先進國家,結果我們法醫的檢驗還是這樣原始,這是很可惜的,另外是司法相驗的問題,司法相驗是在我們國家裡面,是發現犯罪的第一個把門的官員,可是,在我們的地檢署裡面,還有三個地檢署是沒有公職法醫師的,有八個地檢署僅有一名公職法醫師,那要改善,為什麼要改善呢?因為所有的鑑定的品質都要有品管,那你只有一個人決定的話,那怎麼去品管?所以在法醫地檢署,法醫室裡面,沒有另外一個人可以去制衡,沒有另外一個人可以再去看這個報告。接下來就是說,重大的案件裡面的現場勘查,你應該用3D的掃描,去重建這個現場、記錄這個現場,只有完整的科學紀錄方法,你才有辦法去讓未來這個案子如果要重新驗的時候,有機會去驗。第二個就是引進專家證人制度,建立司法科學社群,那專家、證人如果沒有在法庭上面去驗證這個證據的話,那這個證據到最後就變成像剛剛我講的,這是瞎子摸象的結果,待會致豪委員會提出申論。那第三個就是,鑑定人的能力的問題,我們希望推動的這些建立教育訓練證照制度、推動實驗室認證、建立司法科學鑑定準則,還有檢討瑕疵案的鑑定,犯錯的鑑定實驗室跟鑑定人,應該立即停止工作,審查其所有做過的案件,進行能力驗證、再教育。第四個就是,司法科學教育,減少司法誤判,因為科學教育、司法科學知識非常重要,如果說,連法官、檢察官都不知道這個科學證據在談什麼的話,那我覺得這個是,真的是瞎子摸象。證物的保管規範,我們的證物從進來採樣,到進來實驗室檢驗、歸還、保管沒有一個規範,所以我們要建立一個完善證據法則,確保證據鏈跟證據驗真的這個制度,最後,其實前面這幾個項目在我們檢討這個冤案,我們提出了改善方法的時候,我們等待政府的回應,但是,都沒有人做這樣子的規範,到最後我們希望說,如果不行,就設立國家司法科學組織,來總攬這些內容,希望能提供精確、客觀跟可靠的鑑定報告的鑑定制度,到最後,我要再說明是,因為在一開始的時候,要討論這個議案的時候,我就請院部提供有關檢討冤案的報告,但是法務部很客氣啊,沒有檢討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