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當然因為設置一個獨立的這樣子的一個機構,要推動剛才我們所提到的那六項重點,那就這個制度、標準、規範的這個建立,其實它是有約束性的。那在美國2009年的檢討報告裡面也提到,美國它現在其實是有各種我們所提到的那些規範,問題是那些規範都是學術團體、或是人民團體、或是專業團體所擬定出來的,沒有約束力,所以國家看到這個問題之後,那麼所以他們就建議說應該要設立一個國家級的這一類的機構,來制定這樣的標準,然後讓所謂的實驗室的品質達到它們所期待的這樣子的位階、這樣子的品質,所以我覺得這個是應該是有拘束性的。

至於說剛才……因為回應幾位列席的專家,他們所提到的,實驗室現在所引用的這些認證的規範,已經擴及到鑑識實驗室了,但是一個觀念就是,現在所存在的、國家所認證的,就是現在在實驗室所認證的,其實還是一個實驗室的一個基本的規範,或者是鑑識實驗室的基本規範。那我們這邊所列的一百一十六頁到一百一十七頁這邊呢,它是一個針對特定……比如你今天要做槍彈鑑定,請問做槍彈鑑定,我們台灣有沒有一個鑑定的一個要求、鑑定的規範?我們剛才提到,都有做DNA鑑定,我們有沒有DNA鑑定的技術要求?沒有嘛。剛才有提到說,因為我在十幾年前訂了一個「親子鑑定實驗室的技術規範」,那個是唯一在做單項鑑定裡面,我們建立起來的;那我們所提到的這個是,所有你的單項的鑑驗,都要是類似這樣子的要求、技術要求出來,但是是都沒有,只是用一個最基礎的「鑑識實驗室的要求」來去做,而沒有達到再進一步,你要建立這個項目的要求。所以這才是我們所擔憂的,因為大家認為說「啊我的實驗室已經通過了TAF的認證了,那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如果是這個樣子,那為什麼還有這麼多的問題出現?這個就是我們所擔憂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