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那聽了三個鐘頭,今天早上,收穫很多。我是社會人士,非法律人。今天這個提案,黃委員還有其他委員提的這個,它的目標我覺得我是都可以認同喔,就是這些改革……要做的目標。那比較實際來講就是說,這些目標我能認同,那我想就是說……有效方法是什麼?那「設機關」是不是有效方法?如果有效方法的話……那我當然贊成阿!至於說是不是有效的可能我們可以討論喔。

我想到的另外一個問題是說,它放在司法院底下那又如何?就是說好像現在看起來是要放在行政院底下,放在司法院底下又會怎麼樣?有怎麼樣的缺點?優點是什麼?因為我自己想是說,其實就審判來講,我覺得證據好想是滿重要的東西嘛。毛委員講的這個證據,他的審判經驗是說,動到這種鑑定的、證據的case,案件其實不多啦。證據其實是最重要的,因為黃委員的提案裡面……證據是最重要的。

證據要分科學、一般、非科學的,那非科學就是我們說你的記憶啊、你的見證啊,這些大概所謂「非科學」,不是不真的意思啦。我是覺得說就審判的人來講,應該是說現在不管是檢方也好,誰給我的這個所謂的證據,我要確定是有效、是真的,真的可以讓我發現真實的,那個是重點嗎?那個如果是重點的話呢,我在想說放在司法院底下,外行,我只是想說司法院或我們法院裡面的法官,到底他在審判的時候,他希望看到什麼樣品質的證據?

OK,那我覺得從這個地方往下想,那就是說目前我們提供證據的這一端,到底有什麼樣的缺陷?如果說從司法院這邊去想的話會不會比較有它的動力在,那這個動力是給行政端的,就是說我不曉得……法務部啊或者是內政部啊,就是說這些提供證據的這些單位,有一個力量去說:「我們怎麼樣去改善我們提供證據」這一部分的能力呢?所以我們這邊照著法院那邊的時候,毛法官覺得說這是好證據,那按照刑事訴訟法……等等之類的。所以是可用證據,然後呢這個證據是不會讓我們出錯的,或讓我們出錯的機率往下降,不會有冤案。

所以我在想剛才就是說一個有效的改善……要實現這些目標的機關也好、組織也好,放在哪邊會比較有效?我只是想提一下說那放在司法院呢?是不是會更有效?還是沒有差別?就是最終來講還是都會無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