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早安,首先非常感謝各位在禮拜六早上居然來聽這種東西,這個有點困難喔,那我必須要講,就是說這個議題一開始呢,其實我們認為會是相對單純的議題,但後來討論下來之後我發現其實並沒有原本想像那麼單純,為什麼?鑑於我在我們的E-mail裡面跟大家所報告的,其實這個議題同時涉及了法律跟科學兩大議題,那這是大概目前一般人在社會上最不容易有機會去做深入接觸、了解的議題。所以今天我想說,雖然我們提了兩個提案,現在討論是第一個提案,但是各位也會看到說,其實對我們來講我們的目的並不是一定要通過怎麼樣的提案,單單取得這個機會,跟各位做深入的溝通,我認為已經是值回票價的一個機會了。

所以接下來我會簡單的花一點時間跟各位報告一下,在1-4底下我們討論到兩個主要議題,那麼我們當然是接續前一次我們李俊億教授,他也是我們的主要提案人所做的報告,他已經解釋了非常多,有關於司法科學的進程的情況,那我們就從他結束的地方大概開始。

那我們在1-4底下去討論的兩個主要的子議題,各位可以稍微回憶一下,1-4-1講的是我們要設法,這是我們的目標喔,這不是提案,要整合法醫、測謊、科學鑑識等科學鑑定機制,去提升科學的辦案技術跟應用,來強化司法發現真實的能力。換句話說,科學證據的提升,強化司法發現真實的能力是我們的目標,那議案提出來則是決定說,要怎麼達到那個目標?就這個部分來講的話,其實我必須先跟各位講一個事情就是說,整體司法科學的改革,它本身跟在法律裡面的證據法則,這兩者的改革,其實是沒有辦法去一刀兩切的,因為各位知道法院它是一個認定事實、適用法律的地方,而法院所認定的事實,就是法院所賴以判決作為基礎的證據,但是這個證據怎麼生出來?是不是只要提進法院的都算是證據?有沒有哪一些篩選機制,通過了篩選機制之後,法院怎麼樣累積這一片一片的證據,終於達成它的決策歷程做出決定,這是證據法則存在的最主要意義。

所以其實對我們來講,我們討論證據法則,它不是一個所謂的「紙上遊戲」或「文書遊戲」,所謂的立法並不只是為了說,我們今天要在已經有證據法則的前提底下,我們再來多立一部法律的疊床架屋的想法,不是這個樣子,所以在這個基礎之上,我們了解之後,再回頭看司法科學,就大概可以理解說,為什麼我今天要跟各位報告幾個基本的要件,所謂的「司法科學」,其實奠基於「什麼是科學?」,所謂的科學就有多種不同的面貌,很多人可能會覺得說「占星術」或者「紫微斗數」是一種未被證實的科學,也難說,我們並沒有證據支持它是或不是。

但是這裡面最有趣的例子,或許會像是我們今天稍後會提到的測謊,我們在第一部分先不講,那要建構一個長足的一個司法科學發展的方向,在台灣來講,我還記得我上次請教了各位與會的委員一個問題,那個問題就是:現在台灣的司法科學政策是什麼?基本上是沒有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為什麼?因為很簡單,台灣沒有司法科學政策。我們現在在台灣對於司法科學的教育推動的理念是什麼?也沒有這個答案。為什麼?因為我們在台灣對於司法科學沒有任何教育推動的理念跟基本的原則,所以從這個觀點來看呢,我們今天提出這個議案,最主要想要提的,第一個部分,我們來看一下,對不起,有人在操縱電腦嗎?

我們今天提了兩項提案,那我們先看第一項喔,第一項提案剛剛我們的主席幫我們從頭到尾念了一遍喔,各位會發現,如同我在E-mail裡面所跟大家報告的或講解的,其實這個提案跟前是李俊億老師所提的內容,基本上沒有改變,那麼為什麼會有一些文字的細部調整?那容我這邊做一個說明,這個提案本身我們特別限定了幾個……我認為是,我們聯合提案人認為是必要的條件。第一個是我們把這個設立的機關範圍,特定到了在行政院以外院部等級以上的機關來設立這個國家司法科學委員會。為什麼要強調在行政院以外?難道我們跟行政院有仇嗎?答案並不是這樣子。

我必須請各位了解目前台灣所存在的三大鑑識科學相關的機關,有內政部警政署底下的刑事警察局,鑑識的一個機關,有國防部憲兵隊底下的一個鑑識中心,然後第三個是法務部調查局裡面的鑑識單位,換句話說,各位看國防部、內政部跟法務部共同的主管機關是誰?是行政院。所以如果你希望做出對於這三個下級機關的鑑識政策,以及相關的監督機制,做出一個有效的監督方法的話,恐怕在行政院底下,再來設立一個所謂的這種監督單位,不會是一個太好的做法。因為你很難想像把這三個單位的頂頭上司放一個監督的機制,它最後會變成一個什麼樣的結果?這是為什麼我們認為在提案裡面,我們會希望獨排行政院,這並不是因為我們對行政院有什麼不滿,更不是因為我們對於現在在執行鑑識職能的這些同仁,有任何操作上的不滿意,而是基於機關間分工制衡的基本原則,我們認為有必要設在行政院以外的院部等級以上的機關。

那麼為什麼是院部等級以上?我還記得前一次我們在會議討論的時候,其實張文貞老師跟裕順老師,跟很多的夥伴都給我們很多的指教,認為說這樣如果是設跨院部的情況,可能有所謂「違憲」的情況,或者說設在行政院是唯一合理的作法,或者是我們不如設在總統府底下,設一個所謂「諮詢單位」,但對我們來說,這個是比較難以想像的是因為,其實就目前的情況來講,我們不太能理解說,為什麼只要是設在跨院部的一個機制,它就有可能構成一個所謂「違憲」的問題,或者違反權力分立的問題。那這一點我覺得我是有一個疑問,但大家不妨可以深入討論。

那從我們基本上的立場來講,我們原始的提案如果各位還記得的話,我們其實希望是在這個會議裡面,不要去詳細的講到必須要設在哪一個機關,或哪一個部會,為什麼?因為這個會議是一個諮詢會議,我們不太可能手把手的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很詳細,所以各位可以看到我們的第一個提案裡面的一、二、三,三項子提案,都是大方向的規範。最大的、最細節的所謂的大細節,只有我們這邊特別講行政院以外院部以上等級的機關,那其實這個是專門來跟各位委員報告,這個是我們專門提出來,是為了回應上一次討論最後結束的我們所留下來的那個點的一個問題。

所以就第一個點我要解釋的很簡單,就我們提案立場來講,要不然的話我們就設在行政院以外的院部等級以上的機關,至於設在哪裡,我目前真的沒有太大的意見,我認為後續我們的副執行委員也到了齁,日後如果有機會的話,如果後續還有一個所謂的「司法國是委員會」或「改革委員會」的話,這是他們應該進行實證研究去找出來的重點,但是無論如何行政院,就我們的立場來看,目前不會是一個太好的選項,不是一個太好的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