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解釋一下喔,它可以是committee,作為政策guideline的一個執行跟制定,或者所謂的交辦機關,它也可以是commission,對於這一點我個人真的沒有太多的堅持,我只是在理解上是基於我了解的英國跟美國的model,把它做成一個committee的決定的想像。因為它其實是來自各方的專家,包括審檢辯、包括司法行為科學、包括鑑識科學等等,所聚集而成的一個所謂的議事型的機關,所以不管是committee或commission,我剛剛有講了那是我的想像,並不能代表其他提案委員的意見,這第一個。

那第二個問題也是直接回答嵩立委員的問題,那還是我的想法就是說,必然在這個機關構成的情況之後呢,在不管交辦什麼事上,它一定會涉及幾個部會,教育部、科技部、經濟部標準局、法務部,然後司法院,這些是我目前單用手指頭數就想得出來會涉及的單位,所以有什麼人有這個能力去調動這些院部際的合作?其實坦白講,這個問我,倒不如問峯正委員比較適合,他已經在笑了,因為基本上來講,我只是一個委員,我如果有能力回答這些問題的話,那就很有意思了。那但是這還是我的想像啦,就是說我盡力的去回答嵩立委員跟其他夥伴的問題,但是就我的立場來講,我其實對於commission或committee,我其實沒有太大的堅持。因為重點是怎麼提升台灣的司法科學證據?增進司法認定真實的一個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