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便回應剛才主席的提醒,就是說……我相信現在在座的各位委員都一樣,我們最近蒐集的這些資料,要閱讀、消化這些資料,可能就是一個大負擔,那我們還要關心自己的工作,還要關心自己的相關的周遭的事情,真的是……很多事情的應對上可能稍微慢一點。那今天這份資料真的是我早上六點多才寄出來的,我真的很抱歉,先跟大家做一個致歉。

那剛才也馬上回應大家的問題就是說,畢竟這個變成是我們這邊是一個……剛才致豪委員也提到,這是我們首創,如果從現在開始,一個首創。那可能就是必須要參考一下其他國家的一些運作的經驗,那比較……可能從致豪委員或是李俊億老師的報告裡面也提到所謂美國的制度,那我就把它整理出來,比如說我這邊的表格,有包括committee、commission還有institute這樣的不同的組織,我現在也不曉得說我們現在是指哪一塊啦。那從這邊看,假如我們看到……如果我們看我這邊第三頁的表格,如果說我們用中文來看的話,有包括所謂國家司法研究所、還有國家鑑識科學研究所、還有所謂國家鑑識科學委員會,那他們的相關任務前面都有寫,我想時間關係我就不補充,大家看一下喔。

那我這邊有關注到說,它們可能我現在聽起來好像比較接近那個我這個表格第三中間那個NCFS,好像比較接近。那可是它這邊有一個……剛才可能沒有討論到的一個議題,就是它好像是一個……有一個落日條款,它兩年內把相關的政策,把它相關的這個目標設定好、討論完成之後,他們這邊是兩年就結束了。那從它的運作經驗來看的話,它好像是設在行政單位,而且是在所謂的法務部,比照台灣是法務部裡面司法審理面。

那所以大家可以再參考看看就是說,我們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假設我們現在政府對這個問題很重視,願意設,可是一個機關設下去之後,我想可能我們大家都有經驗,可能生容易、養很難。那是不是要去幫忙想想看這個組織要怎麼維持?或是要不要比照剛才我們這邊提到的美國的經驗,他們從最早從1968年就開始設立,那一直到剛才講的NCFS的話是2013年設立,那他們也是兩年一個落日條款,那這些是我們……如果說比較負責的一個政策建議的話,是不是要把這邊再稍微做更進一步的思考,甚至包含任務,我剛才可能有聽到我們那個蔡委員提到可能關心……就當然任務如果不清楚的話,那下面接手的人可能不知道說,到底我們要怎麼定位它,或是怎麼去建築它的架構等等之類的,那這邊是不是再進一步討論看看。我想這個經驗它們這個背景,可能都有他們的歷史沿革,有他們的政策思考,那這邊也請大家再多討論看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