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裕順委員補充。那據我有限的理解,NCFS是一個過渡型的任務編組啦,看起來,所以它組織法事實上它可能有常態化的考慮,但只是過渡性的一個組織,那美國的這一個是他們對自己的司法科學的反省以後,認為在組織上面應該要有所改變,所以這個在台灣來講,對我們來講是新的,對美國來講是在進行中的事情,那冤獄平反協會曾經邀請Innocence Project他們的科技顧問來,來講述說美國在這一套檢討的歷程喔,那所以這一個需求,可能大家是有這個共識,但是畢竟台灣從來沒有過,你看美國如剛剛裕順委員講,它的演變過程事實上是有一段歷程,那以司法科學的發達,我們肯定是不如美國啦,在研究或使用上都不如,規範面更是不如。那在這個落差底下,我們怎麼迎頭趕上?靠組織的力量來形成是一個可能的方法啦。也不是絕對或是全面性的方法。

那這個政策的一個guideline應該怎麼放在這個位置,就如裕順委員講的,我們沒有很充裕的時間做很細節性的討論,但是這個需求跟這個目標應該算清楚的,如果以看這次提案裡面,對這個政策目標他們該做什麼事情應該已經都放進去了。應該有一個機會……來,俊億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