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裕順委員提出這個資料顯示出說其實我們的案由一,要成立一個獨立的有關於規範國家的這個司法科學的政策其實是有必要的,那因為美國的這個committee其實這邊提到2013年成立,原則上應該是在2015年就要落日了,那問題在說它在2014年的時候才指定了、才任命了四百零二位各個領域,二十三個領域的專家來進行這個所有的這些SOP的制定,鑑定準則的制定,然後這些專家呢是當然啦,這個是比較詳細的就是說各個領域的專家,那委員會是對這些專家所提出來的這些guideline進行驗證、進行確認說這個是不是適合。

那所以它就是上位的,下面有一個執行的,那接下來2015年呢,大概是十月左右,他們就委託了愛荷華大學跟其他三個大學,聯合成立了一個國家級的鑑識中心,當時在2009年的時候,這個報告,這個美國科學會的報告,是要建立國家級的科學中心,但是後來是以成立了一個委員會來做為一個執行的模式,但是後來呢執行的時候發現到說,國家級鑑識中心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他們反而是又擴大了這個功能了,但是他們不是在自己本身的組織裡面,而是委託外部的機構來做這件事情,那這個計畫是要持續四年到五年,所以表示說這個2009年的報告,不是到2013年成立了這個組織,然後兩年之後消失了。

而是在持續的進行,因為都還沒做完,而且這個是工程浩大的,所以反而是把國家級的鑑識中心,在某一些大學成立了,那但是這個只是在數位跟型態的鑑定方面,他們希望成立這個國家級鑑識中心,然後實際上去運作這些標準作業流程,是不是確實可靠?如果是可以的話,那就要推廣到全國去,所以目前在美國的進行狀態大概就這樣子,如果延用到我們台灣來,大概也是會這種模式,也就是說這個委員會應該不是只有鑑識人員,而是一個科學的、法律的,還有其他的這些人權的相關的這些領域,組合出來,然後去看這些由鑑定專家所提出來的這些鑑定準則,是不是適合我們現在的司法審判的標準?那接下來呢如果說有一些政策,就像我們剛剛所提到的三個重點,那麼也是由這個委員會來做最後的決定,但是執行呢?基本上因為這個委員會它不會有太多人在那邊運作,那所以可能就是需要像美國的模式去成立另外的一些執行的小組來做鑑識,這是我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