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這個……照真委員問的這個是非常好的問題,我想解釋一下,傳統上在國際……至少在我們研究司法科學領域裡面呢,我們會……因為如果講鑑識的話,它的對應名詞其實是Criminalistics,Criminalistics指的是說,例如說微物跡證、毛髮跡證、指紋,然後加上其它法醫學的總稱,所以在我們其實比較適合的中文對應名字會把它講成是「司法鑑識科學」,或者「司法自然科學」,可是如果我們單純在文字裡面只使用「鑑識」的話,其實等於無形中排除了常常會跟審判、偵查發生關係的「司法心理學」、「司法精神醫學」跟「司法腦科學」這三個領域,而這三個領域其實現在有非常多的刑事案件,從第一線開始就需要動用到大量的資源,像趙老師這樣的心理學家,像很多,像台北市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楊院長那樣子的司法精神醫學專家,他們都應該屬於這個委員會的一部分,或至少說是一個target的一個pool,那所以這是我們為什麼當初在字眼上的選擇特別小心,我們用的是所謂的Forensic science司法科學,旗下就包括了司法行為科學跟司法自然科學這兩大塊,希望把它們通通包進去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