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裕順委員要確認的話,文字也「落落長」啦,就是說原來在案由說明,我們會一併公開原來先提的那個案由說明裡面的那些事項,那就清楚了。那committee、commission剛剛有講就是說,在這個階段恐怕不適合馬上做界定啦,所以留下一個比較寬鬆的,你要走向committee、commission或是任務型、常設型,這個讓後面的政策形成空間有更加細節性的討論,那我們現在就要把它定性成是哪一種性質的,以現在台灣是一個新的idea,現在剛剛講了,那我們又沒有足夠空間做完整的政策評估跟討論的情形底下,我們提議出一個大的政策方向,讓後面接手的人知道說,原則上就是應該成立這樣的國家級的獨立行使職權的司法科學委員會,那後面的形成,留下一個比較大的彈性。

所以文字說明我認為可以在後面……案由本身,因為這個到時候提到那個大會裡面,案由基本上沒有太多的說明……那應該是案由說明底下可以做的,我們放在案由說明來做好了,這個再請致豪委員來處理一下。好,那各位……是,文貞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