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我只是想在通過……當然我希望……我是支持這個提案啦,希望能夠在通過之前再補充說明一下,那事實上因為上一次會議就我提出那個定位的問題之後,那有了一些討論,最後那一次會議沒有能夠通過這個提案,我自己覺得有一點後悔啦,所以我今天一開始就希望能夠尊重提案人,那撤回上次的這些修正動議。那不過我還是想要補充說明一下,那事實上就是說提案的這個內容裡頭,其實不管是政策的制定、教育的推動,還是證照制度的這個制定跟執行,其實都是行政權的行使,那在美國所有的這個……不管是institute還是commission,還是committee,那它其實都是在行政權底下,那在美國的司法部,或者是在美國所謂的國家型,其實是因為它是一個聯邦國家的關係,那所以當它要把聯邦跟州的權力整合起來的時候,它就會把它叫做是一個國家型,那因為我們是一個單一國家,所以其實也沒有這樣子的問題,就是在中央的這個部會層級裡頭,那能夠去推動、實現這件事情。那也因此我就不堅持要把這個定位的部分放進來,我只是想要藉這個機會來說明說,事實上將來這個國家級的司法科學委員會成立之後,那它其實還是會在行政權底下啦。

那只是說它在哪裡,跟它獨立行使職權,其實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情,那在白宮底下的國家科學辦公室,它其實一樣也可以獨立行使職權,一樣也可以有外來的專家來確保這個政策的制定,那能夠透過行政權底下,不管是在美國的這個Contest裡頭,不管是它的這個司法部,還是它警政相關單位,甚至透過聯邦監督各州執行聯邦法律的權力,也可以讓它下放能夠實施啦。那所以我只是想在我們通過之前說明說,也希望說將來如果這個提案最後到了後階段在政府端去實施推動的時候,那如果譬如說最後它放在行政權底下,那這並不是一個我認為會違反我們原來的這樣一個提案主旨的這樣的一個制度設計,那看起來提案委員其實也沒有反對的意思,就是希望它……其實最重要是一個獨立行使職權,獨立行使職權跟它在哪一個部會,其實是兩件沒有必然關係的事情。

那另外一個是說,在我國的脈絡底下,跟美國或其他國家之所以會有一點點不一樣的地方,是在其他國家其實司法行政是由行政權來承擔的,那所以在美國是由司法部來承擔這個作用,那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它除了一些司法的程序規則制定權之外,它並不需要去承接這一塊,那我國比較麻煩的是,因為我們有司法院,那司法院有承接的部分在訴訟上的這些司法行政權的部分。那現在例如在我國司法訴訟相關的這些法律……修正案的提出是由司法院,實體法的部分才是由法務部,那所以在我國要去實踐這個這樣子的一個委員會或這樣子的一個機關,或這樣子的一個全新的推動的時候,往往會涉及到行政院跟司法院之間的這個院際的協調。

不過這件事情,將來在司法院的定位,就是如果司法院慢慢走向這個「審判機關化」,那其實也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因為所有的權限就會回到司法行政,在行政部門這裡,那司法行政部門……其實這也是國內一直以來的誤解,其實司法行政部門因為它雖然是行政權的行使,但因為它推動的是司法行政,所以它必須要超然、獨立、中立的行使職權。這個跟其他的行政權的行使也會有一些特色上、性質上的不同。那所以我只是想要補充說明到這裡。就是因為我剛剛是不希望講太多,然後讓這個議案最後沒有能夠通過,我自己上次一直後悔到今天。

那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情很重要,那我們如果能夠通過這個提案,讓這次的司法改革能夠去重視在科學面向的一些實質的推動,將來也有一個方向、組織跟一個要求去推動這件事情,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事情,那補充說明如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