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回應一下玉秀老師的話,我想講司法或法庭原則上均無不可,我們只求定義統一。不過如果司法行為科學還要再更細緻的話也不是不可以,我可以把它拆分成司法心理學、司法精神醫學跟司法腦神經科學等專家,那這個就是會越來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