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志峯委員講的是理所當然,您剛剛問的問題就是我今天提的內容,所以這些問題當然是都要討論啦,但是您剛剛提到說有關於我國的訴訟是不是採取訴訟對抗,您是引刑事訴訟法第二條的客觀性原則,這個我是有點不太理解,因為我現在看的是司法院在民國91年有關於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的說帖,各位如果上網打一下司法院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就可以看到司法院底下有詳細的解釋什麼叫做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他裡面有一段,我引給各位聽,他說所謂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其重點在於貫徹無罪推定原則,檢察官應就被告犯罪事實附實質的舉證責任,法庭的調查活動是由當事人來主導,法院只在事實真相有待澄清或者是為了維護公平正義以及被告重大利益時,這個時候才發動職權調查證據。

那換句話說,其實如果我對司法院的理解沒有錯的話,改良式的當事人進行的本質的意思應該是說,法院像從以前像是包青天一樣的主動跳進來什麼都要查,退後一步變成說好,原則上盡量讓檢察官去舉證,那我法官退居第二線,嘿,是。